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地球视界
RSS订阅 RSS订阅 标签大全 标签大全 站内通告:
搜索: 您的位置主页 > 热点 > 阅读资讯:进校戒网瘾死亡

进校戒网瘾死亡 有网友爆料称位于南昌一所名为豫章书院(全称:豫章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)的“戒网瘾”学校存在严重体罚、囚禁、暴力训练等诸多问题

2017-11-16 15:33:59 来源:未知 【 点击: 608次
摘要:“上网、脾气浮躁”,安徽阜阳的刘女士在“戒网瘾”合同上,写下了儿子小磊(化名)的这些“坏毛病”。签了合同,交了学费,刘女士将小磊送上了学校工作人员的车,期待经过一段时间的封闭式特训,能戒除掉孩子身上的网瘾。经查,这所号称能根除网瘾的合肥正能量学校并未获取办学资质,学校老师因小磊不服管教,曾将其双手拷住关...

“上网、脾气浮躁”,安徽阜阳的刘女士在“戒网瘾”合同上,写下了儿子小磊(化名)的这些“坏毛病”。

签了合同,交了学费,刘女士将小磊送上了学校工作人员的车,期待经过一段时间的封闭式特训,能戒除掉孩子身上的网瘾。

经查,这所号称能根除网瘾的合肥正能量学校并未获取办学资质,学校老师因小磊不服管教,曾将其双手拷住关禁闭。

究竟这两天发生了什么?成了小磊父母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的事。也因为这起戒网瘾少年之死事件,再次将带有神秘色彩又饱受争议的“特训”学校,推进了公众视野。

小磊今年18岁,平时网瘾比较大,一头扎进网吧,可以好几天不回家。因为爱上网,小磊的学习成绩一直不太好,一度出现过强烈的厌学情绪。

这个“坏毛病”,让小磊父母头疼了很久,也想尽了办法。据刘女士反映,为了让孩子脱离网络环境,家里人给孩子转过学,也曾带孩子出去走走,转移上网的注意力,但是效果都不大。亲朋好友都劝过小磊,但他根本听不进去。

后来,刘女士听说有机构可以帮助孩子戒网瘾,就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在网上搜索看看,查到了位于庐江县的合肥正能量教育学校。

刘女士说,她在学校网站上看到很多戒网瘾的“成功案例”,跟儿子的情况很像,便按照网上的电话号码,联系上了该校负责人罗铿。电话里,罗铿介绍说,学校采用的是心理疏导和体能训练相结合的方式,来帮助孩子彻底戒除网瘾,并承诺不会出现体罚、电击等极端方式,伤害孩子的身心健康。

后来,罗铿带着学校工作人员开车来接小磊。因为孩子又跑出去上网,找不到人,他们多待了一天。

第二日,小磊被父母找到,交给了只见过一面的罗铿等人。离开前,刘女士和学校签订了一份协议,约定该学校对小磊“上网、脾气浮躁”方面的问题,进行为期180天的隔离封闭式成长辅导,费用是2.2万余元。刘女士被告知,“不得以任何方式干预辅导中心的正常辅导,否则将视为放弃辅导,并承担因此带来的一切后果”。

为了孩子好,刘女士遵守了要求,没有过问太多。但仅过了两天,刘女士就接到学校电话,说孩子在医院抢救。但当刘女士和家人赶到医院的时候,医院又说孩子已经“走了”,送去了殡仪馆。

“我本来想陪孩子一起来学校的,但是母亲出了车祸要照顾。孩子送来的时候还好好地,怎么就死了?”刘女士想不明白,孩子为什么会突然去世,而且全身上下有20多处外伤,从头到脚几乎没有好的地方。

《地球视界》记者从庐江警方了解到,事发当天18时59分,学校报警称,有个学生被送到医院急救中心后不治身亡,而送医的原因是“站军姿晕倒”。

接报警后,民警立刻赶到现场展开调查。经初查,8月3日,罗铿与小磊父母亲签订协议后,强行将小磊带至庐江合肥正能量教育学校白山教学点,但小磊不服管理。

当晚22时许,他又安排教官把小磊关禁闭房,其间将其双手铐在禁闭房的窗户栅栏上,并组织人员轮流对其进行看守。8月5日17时许,看守教官孙某发现小磊身体异常,口吐白沫。该校人员遂将其送县中医院抢救,但小磊不治身亡。

侦查中,民警发现该校管理人员在日常管理中存在非法拘禁行为,已涉嫌犯罪。案发后,学校内共有20名学生,均已通知学生父母接回。目前,罗铿等5名嫌疑人因涉嫌非法拘禁被警方刑事拘留,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。

警方近日还向记者证实,涉案的合肥正能量学校白山教学点是非法办学,没有取得相关资质。

据白山镇政府知情人士透露,该教学点曾被教育主管部门要求停止办学,镇政府也下发了通知,要求8月10日前必须停办,不然将由镇政府联合教育、公安等部门进行强制取缔。而这强制取缔的最终期限,离案发只有5天时间。

网瘾、厌学、早恋……这些在成长期间偏离“既定”学习轨道的孩子往往被视为“问题少年”。家长想方设法“矫正”无效后,有的会选择把他们送到特殊学校“再教育”。对于父母无计可施的孩子,这些学校是如何教育“根治”的呢?

一所教育机构的网站显示,该机构可以对8到24周岁的问题少年进行转化,转化的范围包括网瘾、早恋、叛逆、厌学逃学、离家出走、花钱大手大脚、自卑自闭、打架斗殴、亲情冷漠、自理能力差等十多项不良行为习惯。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,很多戒网瘾学校都是采取封闭式、军事化管理,而这种隔离了外界的管理,常常出事。事因之一:暴力惩戒。

2009年,广西一名15岁少年被送入“南宁起航训练营”戒治网瘾,被4名教官殴打体罚致死;2014年,河南两少女在戒网瘾学校被强制加训3个多小时,导致一死一伤;同年,14岁网瘾少年因偷吃饼干,双手被教官吊在单杠上,导致8个指头关节处皮肤缺血性深度坏死……

除了体罚外,将网瘾作为疾病进行电击治疗的方式,也饱受诟病。其中,争议较大的有杨永信和他的网戒中心。据媒体报道,该中心隶属于前身为精神病医院的临沂第四人民医院,最初戒网瘾的治疗方法是“电休克疗法”,需要将患者的手脚捆绑住,并用护齿类的工具塞入患者口中,然后接通电流,置于患者前额两侧诱发抽搐达到治疗效果。因为争议太大,后换成了“低频电子脉冲疗法”,治疗方式是将两根针扎进虎口,然后对两根银针进行通电,痛感不如之前的电休克疗法。

虽然治疗方式换了,但疗效是一样的,通过电击刺激,让孩子感到疼痛,进而恐惧。有受过治疗网瘾“患者”形容,被电击的时候浑身颤抖,精神恍惚,会难以控制地叫出声来。有的为了躲避进入网戒中心,不惜采取跳楼等极端自残方式。但也有的家长认为,网戒中心是最后救命的稻草,能够让孩子发生改变,对此很满意。事实上,很多戒网瘾机构的极端手段,家长不是不知,而是忍痛默许。

今年1月,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公布《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(送审稿)》(以下简称送审稿),面向社会公开征求公众意见。送审稿明确,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通过虐待、胁迫等非法手段从事预防和干预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的活动,损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,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。

共青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部长王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什么是网络成瘾,目前没有科学的界定,卫生部门也没有审批过一家这种专门举办这种网络成瘾(戒除)的营业性机构。但是一些机构甚至用电击的方式来治疗孩子所谓的网瘾,打着为了孩子的旗号来伤害孩子,这种行为非常不合适。

“未成年人有了网瘾必须要戒,因为他们正处于学习成长的关键时期,如果不戒网瘾会影响他们的人生道路和未来发展。”安徽大学社会与政治学院副教授王云飞强调,但在戒网瘾的时候,必须立场坚定的反对采用体罚、电击等暴力手段,因为这会对青少年的身体造成伤害,侵犯青少年的人身权益,而且这种暴力手段只是暂时压制网瘾,往往是无效的,只是看上去有效。王云飞认为,要根据孩子的网瘾程度,采取科学的戒除手段。网瘾不是一日养成的,是到达一定程度积累的,成瘾的孩子在心理上已经出现问题,需要配合心理治疗等手段。

对于戒网瘾学校的设立,有观点认为,这反映出了社会的需求,但要满足这种需求必须是建立在依法依规的基础上。王云飞指出,建立此类特殊学校必须获取行政管理部门授予的资质,从业者也必须取得相应资格,采取的教育手段也必须科学规范。更重要的是,要从源头上明确戒网瘾学校的行业准入门槛,明确建校标准、条件、师资力量等,如果一个戒网瘾学校都没有具备资格的心理治疗老师,肯定不合适。

“提到未成年人网络成瘾问题时,常常忽视了很多父母的教育方式存在问题。”王云飞提醒说,与其将孩子送去特殊教育学校“挽救”,不如从小让孩子远离网络、移动设备,培养良好的学习生活习惯。

  近日,安徽一少年被家长送进戒网瘾学校,不到48小时便离奇死亡的事件引发舆论关注。此事最早可追溯至8月10日《安徽商报》的报道。8月3日,阜阳少年李傲因上网成瘾,被其母亲刘女士送至合肥正能学校(位于合肥庐江县)戒除网瘾。8月5日,刘女士被告知儿子在医院抢救,等她赶到医院时,孩子已被送去殡仪馆,身上满是伤痕。8月6日,法医尸检称遗体除了20多处外伤外,还有一些内伤。事发后,该校被查封,学校负责人罗铿及4名教练被警方控制。据悉,该校属无证办学,相关部门曾通知8月10日前未停止办学,将强制取缔。该报道被地球视界、中国地球视界等多家媒体转载,迅速引发舆论关注。

  8月16日,庐江警方通过《新安晚报》、安徽网等发布消息,称李傲被带至学校后因不服从管理被关禁闭房,其间双手被铐在窗户栅栏上。看守教官发现其身体异常,送医后不治身亡。罗铿等5名嫌疑人涉嫌非法拘禁被刑事拘留。

  此后,多家媒体刊发评论文章,质疑戒网瘾学校的管理手段,呼吁相关部门加强监管。中青在线评论称,“正能教育学校”所谓封闭式管理和军事训练,掩盖了其管理手段的粗暴和残虐。《检察日报》评论文章认为,“监管部门责任不明晰,没有形成管理合力,使其处于失管、漏管、弱管状态”。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理事刘炫麟建议,“相关部门联合出台法律法规,进一步明确不同监管主体的监管职责和监管衔接,实现‘无缝监管’”。

  10月29日,《地球视界》以《18岁网瘾少年之死》为题报道该事件,引发舆情二次发酵。文章指出,暴力惩戒致死致残并非个例,将网瘾作为疾病进行电击治疗的方式也饱受诟病。该文最后提到,国务院法制办公布的《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(送审稿)》明确,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通过虐待、胁迫等非法手段从事预防和干预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的活动。也就是说,此类以极端方式戒除网瘾的行为,有望被法规终止。

  网民评论中,谁该为网瘾少年之死负责成为讨论热点。多数网民认为“网瘾”是家庭教育缺失所致,家长把孩子送进戒网瘾学校是“无知”的表现。部分网民质疑有关部门不作为,致使无办学资质的学校可以明目张胆继续招生。另有部分网民认为相关法律法规有待完善实施。截至11月1日12时,相关新闻报道约900余篇,微信公众号文章216篇,微博3414条。

  从舆情处置角度观察,庐江警方存在三点不足:一是首次回应时间滞后。官方消息发布于8月16日,距事发已长达十天。二是未持续通报案件侦办进展。警方首次通报后,直至《地球视界》报道将该案再次推至舆论场,期间未发布该案相关信息。三是通报中未说明死者身上的伤痕形成原因,为舆情埋下隐患。为此,建议相关政法单位重视网络舆情,加强对该事件网络声音的打捞,并就舆论关切问题适时做针对性回应,如及时通报案件侦查、公诉、审判进展等。

导读: 近日,有网友爆料称位于南昌一所名为豫章书院(全称:豫章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)的“戒网瘾”学校存在严重体罚、囚禁、暴力训练等诸多问题,事件经多方曝光引起广泛关注。

“网瘾”可能是21世纪青少年健康成长的最大敌人了,为了对付网瘾,许多家长想尽办法仍然无济于事,于是就有一种产业应运而生,俗称“戒网瘾”学校。

在戒网瘾学校里,文化课并不是主要课程甚至不包含在授课范围内,他们的主要目标是让“问题青年”学会感恩和责任,“得到心理上的疏导”。为了达到这样的效果,家长要付出的金钱也不少。

山东海纳培训教育学校的一位老师说,根据孩子的情况不同,培训周期也不一样,一般情况下在4-6个月:“费用的话是4800一个月,包括孩子在校的所有费用了。”但付出更多的是被送去培训的孩子们。从一开始就被认为“有病”的,“需要接受治疗”的孩子们,在这里接受体罚甚至侮辱,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遭受着折磨。

今年8月刚刚发生一起学生在戒网瘾学校死亡的案例,安徽阜阳的刘女士曾将希望寄托在一所“戒网瘾”学校上,期待经过一段时间的封闭式特训能让儿子洗心革面。于是将孩子送去接受为期180天的隔离封闭式成长辅导,费用是2.2万余元。没想到才送去两天,就接到电话说她的儿子出事了,等她再见到儿子时,是在殡仪馆,儿子已经死亡,遗体遍布伤痕口鼻有血。

这两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?经警方初查,8月3日,该学校在与孩子的父母亲签订协议后,强行将孩子带至庐江合肥正能量教育学校白山教学点,但孩子不愿意服从管理,于是当晚十点多,学校安排教官把孩子关进禁闭房,并将他的双手拷在禁闭房的窗户栅栏上,组织人员轮流看守,两天后,也就是8月5日的下午5点,看守教官发现孩子口吐白沫,送到医院之后不治身亡。刘女士现如今悔不当初,她说自己当初和学校负责人联系时,负责人告诉她,学校采用的是心理疏导和体能训练结合的方式,并不会出现体罚、电击等极端方式。

如果刘女士对新闻稍加关注,就会发现大多数戒网瘾学校都采取封闭式、军事化管理,体罚是常见的管理方式,所谓的“心理疏导、体能训练”,大多只是一种说辞。而且这种隔离了外界的管理,常常出事。

2009年,广西一名15岁少年被送入“南宁起航训练营”戒治网瘾,被4名教官殴打体罚致死。

2014年,河南19岁女孩玲玲在郑州搏强新观念生活培训学校(简称搏强学校)戒网瘾,在被教官“加训”两个小时之后死亡,另一名14岁女孩受伤。警方介绍,玲玲的尸检结果已出,其头部与硬物接触致颅脑损伤而亡。这证明,玲玲的死与她之前所受的“训练”有一定关系。

同年,14岁网瘾少年因偷吃饼干,双手被教官吊在单杠上,导致8个指头关节处皮肤缺血性深度坏死……

从2008年至今,全国至少还发生了10起类似事故。有的孩子被送入特训学校后,遭受虐待,一些孩子甚至不惜跳窗、跳楼。比如,辽宁13岁男孩小健为戒网瘾,被父母从辽宁送到济南子悦教育培训机构,不料刚到学校2小时便试图离开,最终导致其锁骨骨折。

除了体罚外,将网瘾作为疾病进行电击治疗的方式,也饱受诟病。此前被曝光的杨永信和他的网戒中心,就采用“电休克疗法”,据媒体报道,杨永信的网戒中心需要将患者的手脚捆绑住,并用护齿类的工具塞入患者口中,然后接通电流,置于患者前额两侧诱发抽搐达到治疗效果。被曝光之后换成了“低频电子脉冲疗法”,治疗方式是将两根针扎进虎口,然后对两根银针进行通电,虽然据说痛感不如之前的电休克疗法,但到底有多痛,只有被电击的孩子才有发言权。

有受过治疗网瘾“患者”形容,被电击的时候浑身颤抖,精神恍惚,会难以控制地叫出声来。有的为了躲避进入网戒中心,不惜采取跳楼等极端自残方式。但也有的家长认为,网戒中心是最后救命的稻草,能够让孩子发生改变,对此很满意。事实上,很多戒网瘾机构的极端手段,家长不是不知,而是忍痛默许。

2009年卫生部发布的《未成年人健康上网指导》中,就明确禁止 “采用限制人身自由的干预方法治疗网瘾”,但是体罚的手段,为什么仍然在戒网瘾培训市场上泛滥成灾呢?

当舆论汹涌地谴责“戒网瘾学校”时,当事的家长们依然感到愤怒,他们不能接受网上对于“家长愚蠢”的指责,并认为网戒中心是拯救孩子的最后一根稻草,而网民们无法理解他们的痛苦。有专家指出迷恋网络游戏只是一种表象,每一个网瘾孩子背后,都有一个问题家庭,家长病急乱投医是“戒网瘾”市场需求大的主要原因。

父母们出现了这样的需求,但主流教育系统却缺乏应对“问题少年”的机制,甚至没有成熟的成体系的教育方法,这才给社会办学者们钻了空子。当“问题少年”们被推向社会办学,后者又缺乏监管,于是才出现一些机构通过“魔鬼训练”“关禁闭”等强制方法断网,甚至出现体罚殴打致人死亡等恶性事件。

“网瘾”是病吗? 2009年卫生部否定将“网瘾”视作临床诊断的精神病的说法,并认为所谓“网络成瘾”只是网络使用不当。在欧美国家,“网瘾”也没有被认定为精神疾病。更何况所谓的“电击治疗”不仅违法、也违反医学道德。

未成年人有了网瘾必须戒,但怎么戒,并不是只有暴力惩戒这一条路,这种管理方式不仅对青少年的身体造成伤害,也侵犯了青少年的人身权益。而且这种暴力手段即使暂时压制了网瘾,也不能产生持久的ZgbE'EZgb日养成的,是到达一定程度积累的,成瘾的孩子在心理上已经出现问题,需要配合心理治疗等手段。

TED的视频《 为什么游戏会让人欲罢不能?》或许能让我们理解网瘾的成因。牛津大学的心理学家Tom Chatfield在演讲中剖析了游戏对大脑的激励方式。

玩游戏可以获得非常密集的情感奖赏。而且在虚拟世界里,任何事情都能被测量,每个人、每个行动,这些细节都能被采集。目前最大的游戏测量的数据超过数十亿。这就使奖励量表诞生了,游戏可以通过观察人们的行为,仔细校准游戏中的频率、性质、类型和奖励力度,保持他们的参与。相比较而言,看书或学习是一个回报周期长、见效慢,需要长期积累和不懈努力的活动。

如果家长们把游戏激励大脑的方式应用到学习的过程中。人为地设置及时的回馈和针对每次努力的奖励,并把长期的目标分解为短期目标、将长短期目标有机结合起来,也许孩子们的学习就不会如此辛苦、枯燥而收益甚微,也不会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游戏当中。

近日,有网友爆料称位于南昌一所名为豫章书院(全称:豫章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)的“戒网瘾”学校存在严重体罚、囚禁、暴力训练等诸多问题,事件经多方曝光引起广泛关注。对此,南昌市青山湖区官方微博回应:已成立联合调查组,对此事进行调查核实。调查结果将适时向社会公布。

“上网、脾气浮躁”,安徽阜阳的刘女士在“戒网瘾”合同上,写下了儿子的这些“坏毛病”。签了合同,交了学费,刘女士将小磊送上了学校工作人员的车,期待经过一段时间的封闭式特训,能戒除掉孩子身上的网瘾。

18岁男孩进“校”戒网瘾死亡 家长称遗体多处内外伤阜阳市临泉县一名18岁男孩因为爱上网,家长把他送到了庐江县的一家戒网瘾的封闭式特训学校 校方承诺用心理疏导、体能训练等方式帮男孩戒网瘾,绝不会体罚

        热点背景        导读刘女士是阜阳市临泉县人,她的儿子李傲今年18岁。李傲的网瘾比较大,甚至还出现了厌学的情绪。家长再怎么教育他,他都戒不掉网瘾。听别人说有机构可以帮孩子戒网瘾,刘女士就在网上搜索相关资料,查到了庐江县正有一家这样的学校。“这所学校叫合肥正能教育,网站上有一些所谓的‘成功案例’,我一看,和我孩子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。”刘女士说,“按照网站上的电话号码,我联系上了学校负责人罗老师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热点关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8岁男孩进戒网瘾学校2天死亡 家长称遗体多处内外伤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7-08-10 16:26:08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阜阳市临泉县一名18岁男孩因为爱上网,家长把他送到了庐江县的一家戒网瘾的封闭式特训学校。校方承诺用心理疏导、体能训练等方式帮男孩戒网瘾,绝不会体罚。男孩来到学校不到48小时,校方通知家长称男孩不行了,已经被送到医院。当家长赶到时,男孩已经死亡。据家长反映,男孩的遗体上遍布伤痕,鼻子、嘴里还有血。目前,该特训学校因非法办学已经被查处,而学校的负责人也被警方控制。

据刘女士回忆,电话里罗老师向她承诺,学校采用的是心理疏导和体能训练相结合的方式,来彻底戒除孩子的网瘾。刘女士担心会不会打孩子,或者通过电击等极端方式戒网瘾,罗老师表示他们采用的教育方式比较温和,绝不会采用极端手段。 于是,刘女士和学校签订了一份协议,约定该学校对李傲上网脾气浮躁方面的问题进行为期180天的隔离封闭式成长辅导,费用是22800元。刘女士支付了1000元的定金后,8月3日晚,李傲被送到了这所学校。

原本以为把儿子送到特训学校后可以帮他戒掉网瘾,而让谁都想不到的是,8月5日,刘女士突然接到学校电话,说李傲出事了。“我们赶紧包车去了庐江。一开始学校说孩子在医院抢救,当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,医院说孩子已经走了,被送去殡仪馆了。”刘女士说,“我孩子送来的时候还好好的,在不到48小时的时间里,怎么就死了?” 儿子的突然去世,让刘女士和丈夫的心都碎了。当他们在殡仪馆里看到儿子的遗体时,却发现了问题。“我儿子身上满是伤痕,从头到脚几乎没有好的地方。”刘女士说,“8月6日下午,法医对我儿子的遗体做了检查,说除了身上20多处外伤外,还有一些内伤。”

这所“合肥正能教育”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机构?在学校的官网上安徽商报记者看到,该学校自称是“合肥戒网瘾学校”,表示可以帮忙挽救迷途孩子、对孩子进行专业而有效的教育。老师与学生同吃同住、亦师亦友,老师24小时不离开孩子,24小时不让任何一个孩子离开老师的视线。此外,学校还承诺对孩子不体罚、不责骂、不说教。

在学校网站上,记者找到了刘女士之前联系的学校负责人罗老师。而记者多次拨打罗老师的电话,始终无人接听。

昨日,安徽商报记者从学校所在地庐江县白山镇政府获悉,这所特训学校是非法办学,且曾多次收到当地教育主管部门的停止办学通知。事发以后,该校已经被当地镇政府查封。对于该校20余名其他学生,镇政府已经通知学生家长,将学生们接走。 随后,记者从庐江县公安局获悉,目前该学校的负责人及4名教练已经被警方控制。案件正在侦办之中。

“这所学校在庐江县的办学点是没有资质的,属于无证办学。 ”庐江县白山镇政府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“该学校是5月份开始办学的,在6月份,教育主管部门就曾口头、书面要求其停止办学。 ”负责人表示,当时政府曾给学校发通知,如果在今年8月10日该学校还没有停止办学,将由镇政府联合教育、公安等部门进行强制取缔。没想到的是,就在这个最后期限的前几天,发生了这样的事情。

原标题:18岁男孩进校戒网瘾死亡然而学校却曾承诺不体罚不责骂不说教

【18岁男孩进校戒网瘾死亡然而学校却曾承诺不体罚不责骂不说教】据安徽商报消息阜阳市临泉县一名18岁男孩因为爱上网,家长把他送到了庐江县的一家戒网瘾的封闭式特训学校。校方承诺用心理疏导、体能训练等方式帮男孩戒网瘾,绝不会体罚。男孩来到学校不到48小时,校方通知家长称男孩不行了,已经被送到医院。当家长赶到时,男孩已经死亡。据家长反映,男孩的遗体上遍布伤痕,鼻子、嘴里还有血。目前,该特训学校因非法办学已经被查处,而学校的负责人也被警方控制。

原本以为把儿子送到特训学校后可以帮他戒掉网瘾,而让谁都想不到的是,8月5日,刘女士突然接到学校电话,说李傲出事了。“我们赶紧包车去了庐江。一开始学校说孩子在医院抢救,当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,医院说孩子已经走了,被送去殡仪馆了。”刘女士说,“我孩子送来的时候还好好的,在不到48小时的时间里,怎么就死了?”儿子的突然去世,让刘女士和丈夫的心都碎了。当他们在殡仪馆里看到儿子的遗体时,却发现了问题。“我儿子身上满是伤痕,从头到脚几乎没有好的地方。”刘女士说,“8月6日下午,法医对我儿子的遗体做了检查,说除了身上20多处外伤外,还有一些内伤。”

2017年8月10日讯,据安徽商报消息阜阳市临泉县一名18岁男孩因为爱上网,家长把他送到了庐江县的一家戒网瘾的封闭式特训学校。校方承诺用心理疏导、体能训练等方式帮男孩戒网瘾,绝不会体罚。男孩来到学校不到48小时,校方通知家长称男孩不行了,已经被送到医院。

18岁男孩被家长送到一家戒网瘾的封闭式特训学校,哪知不到48小时男孩便死亡,家长称遗体有多处内外伤。

  刘女士是阜阳市临泉县人,她的儿子李傲今年18岁。李傲的网瘾比较大,甚至还出现了厌学的情绪。家长再怎么教育他,他都戒不掉网瘾。听别人说有机构可以帮孩子戒网瘾,刘女士就在网上搜索相关资料,查到了庐江县正有一家这样的学校。“这所学校叫合肥正能教育,网站上有一些所谓的‘成功案例’,我一看,和我孩子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。”刘女士说,“按照网站上的电话号码,我联系上了学校负责人罗老师。”

  据刘女士回忆,电话里罗老师向她承诺,学校采用的是心理疏导和体能训练相结合的方式,来彻底戒除孩子的网瘾。刘女士担心会不会打孩子,或者通过电击等极端方式戒网瘾,罗老师表示他们采用的教育方式比较温和,绝不会采用极端手段。 于是,刘女士和学校签订了一份协议,约定该学校对李傲上网脾气浮躁方面的问题进行为期180天的隔离封闭式成长辅导,费用是22800元。刘女士支付了1000元的定金后,8月3日晚,李傲被送到了这所学校。

  原本以为把儿子送到特训学校后可以帮他戒掉网瘾,而让谁都想不到的是,8月5日,刘女士突然接到学校电话,说李傲出事了。“我们赶紧包车去了庐江。一开始学校说孩子在医院抢救,当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,医院说孩子已经走了,被送去殡仪馆了。”刘女士说,“我孩子送来的时候还好好的,在不到48小时的时间里,怎么就死了?” 儿子的突然去世,让刘女士和丈夫的心都碎了。当他们在殡仪馆里看到儿子的遗体时,却发现了问题。“我儿子身上满是伤痕,从头到脚几乎没有好的地方。”刘女士说,“8月6日下午,法医对我儿子的遗体做了检查,说除了身上20多处外伤外,还有一些内伤。”

  这所“合肥正能教育”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机构?在学校的官网上记者看到,该学校自称是“合肥戒网瘾学校”,表示可以帮忙挽救迷途孩子、对孩子进行专业而有效的教育。老师与学生同吃同住、亦师亦友,老师24小时不离开孩子,24小时不让任何一个孩子离开老师的视线。此外,学校还承诺对孩子不体罚、不责骂、不说教。

  在学校网站上,记者找到了刘女士之前联系的学校负责人罗老师。而记者多次拨打罗老师的电话,始终无人接听。

  昨日,安徽商报记者从学校所在地庐江县白山镇政府获悉,这所特训学校是非法办学,且曾多次收到当地教育主管部门的停止办学通知。事发以后,该校已经被当地镇政府查封。对于该校20余名其他学生,镇政府已经通知学生家长,将学生们接走。 随后,记者从庐江县公安局获悉,目前该学校的负责人及4名教练已经被警方控制。案件正在侦办之中。

  他以“电击疗法”治疗青少年网瘾而闻名于世,曾被《科学》杂志称为最臭名昭著的人,更被人冠以“磁暴步兵”、“雷电法王”的称号。自08年杨永信以网瘾少年救世主的姿态出现在公众视野中至今,已过去近十年时间。

  尽管杨永信因电击“恶行”多次深处舆论漩涡,当年的网瘾戒治中心如今依然开着门。在不少人眼里,“百万伏特杨永信”仍在逍遥法外。

  去年8月,一篇名为《我在临沂网戒中心的经历》的文章再次将杨永信推到风口浪尖,杨永信受到了来自外界的口诛笔伐,而当时的临沂网戒中心也被众多网友称为“地狱”和“集中营”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那种疼痛感,“像有无数个针扎了进去,每一个细胞都在疼。”“就像是那种特别高频率震动的小锤子,一下下打着我的太阳穴,痛不欲生。”“那时候,眼前就像电视机的雪花一样,已经看不清楚了。”

  曾于7年前接受“网戒中心”治疗的鲁平,依然记得那种由于疼痛所带来的恐惧感,“出院”之后,他变得“很没有安全感”。

  “特别多疑,尤其是刚回来那段时间,我谁都不信,家里面来客人,我会把自己锁在屋子里,刀就放在我枕头下。”

  杨永信还搞举报立功制度,包括盟友之间的,家长对盟友,盟友对家长之间的揭发、举报和惩罚,对被举报者会增加电击数,对举报者则可以减少电击次数。

  网戒中心有严格的作息制度,早上五点半起床出早操,上午八点开始点评课,下午写日记,每天晚上有辩论赛等活动。

  在杨永信的网戒所里,他就是绝对的权威。配合电击,杨永信还对孩子和家长进行洗脑。被“治疗”的孩子在身体和心灵双重打压下,学会了伪装和无条件顺从。

  从网戒所出来后,只要一做任何“错事”,他们就会进行全国抓捕,迅速把人抓回临沂。就像在游戏中,被电击的角色不断惨叫,而医生则一直微笑。

  就这样,在限制自由、强制驯化、电击洗脑等多管齐下的所谓“治疗”中,无数身心发育尚未健全的孩子受到虐待,余生再也摆脱不了这些阴影,有人一整年不断做噩梦。

  同时,被洗脑的家长们唯他马首是瞻,而孩子们出于对电击的畏惧和害怕,当众向杨永信磕头下跪,对杨永信感恩戴德。

  在家长看来,杨永信“挽救了网瘾孩子和家庭”,更是“为中华民族的复兴事业做了贡献。”

  尽管网上对他的声讨铺天盖地,杨永信依然斩获了诸多奖项:2008年度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;2009山东省第四届“发明创业奖”二等奖;2012年度临沂市卫生领军人才……

  除接收荣誉与追捧外,杨永信还获得了不少经济利益。早在2009年,中央电视台名牌栏目《经济半小时》就报道,通过计算,杨永信网戒中心这些年仅仅收取的治疗费用就已达8100万元人民币。

  不仅民间对他的声讨铺天盖地,官方的力量同样拔剑出鞘,仗义执言。去年8月20日,时隔6年,央视再次就杨永信和临沂网戒中心展开调查。

  节目曝光了杨永信的网戒中心,并对其合理性和科学性提出严重质疑。

  节目除了揭露杨永信以外,同时也揭露了各种对青少年进行非法拘禁和虐待的网瘾学校。

  这些网瘾学校采用各种准军事化管理,通过各种残酷和高压的手段迫使学员屈服。

  曾经被杨永信所在的临沂网戒中心非法拘役虐待的少年,纷纷站出来痛诉杨永信的累累罪行。

  在知乎,“如何评价杨永信?”这一问题得到了15000多人的关注。2400多个回答,问题被浏览 600多万次。

按照央视的统计,我国网瘾青少年已经从当初的400万增加到1300多万。

戒除网瘾已经悄然成为了一个拥有300多家机构,经营达数十亿元的产业。

  杨永信之流的崛起,绝非是偶然。以前孩子每天上网十几甚至二十个小时,现在是玩手机、iPad。杨永信仿佛是黑暗中的一道光,给了家长希望。

  网瘾孩子的问题,本质上是家庭教育的问题。家长们都以为导致这群孩子“发疯”的共同缘由是网络、是计算机,是游戏。但他们从来都忽略了自身的问题,忽略了一个最大的共同点。那就是:多数的网瘾少年,都生活在一个并不和睦的冷漠的家庭环境中。父母把孩子视为私有财产,完全不顾孩子的感受。

  家长对普通学校失去信任,对自己的家庭教育失去信心。才会把孩子送进这样的网瘾学校。杨永信等人才有机可乘,借教育为名,大发横财。

中安在线8月10日讯据安徽商报消息 阜阳市临泉县一名18岁男孩因为爱上网,家长把他送到了庐江县的一家戒网瘾的封闭式特训学校。校方承诺用心理疏导、体能训练等方式帮男孩戒网瘾,绝不会体罚。男孩来到学校不到48小时,校方通知家长称男孩不行了,已经被送到医院。当家长赶到时,男孩已经死亡。据家长反映,男孩的遗体上遍布伤痕,鼻子、嘴里还有血。目前,该特训学校因非法办学已经被查处,而学校的负责人也被警方控制。

据刘女士回忆,电话里罗老师向她承诺,学校采用的是心理疏导和体能训练相结合的方式,来彻底戒除孩子的网瘾。刘女士担心会不会打孩子,或者通过电击等极端方式戒网瘾,罗老师表示他们采用的教育方式比较温和,绝不会采用极端手段。 于是,刘女士和学校签订了一份协议,约定该学校对李傲上网脾气浮躁方面的问题进行为期180天的隔离封闭式成长辅导,费用是22800元。刘女士支付了1000元的定金后,8月3日晚,李傲被送到了这所学校。

原本以为把儿子送到特训学校后可以帮他戒掉网瘾,而让谁都想不到的是,8月5日,刘女士突然接到学校电话,说李傲出事了。“我们赶紧包车去了庐江。一开始学校说孩子在医院抢救,当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,医院说孩子已经走了,被送去殡仪馆了。”刘女士说,“我孩子送来的时候还好好的,在不到48小时的时间里,怎么就死了?” 儿子的突然去世,让刘女士和丈夫的心都碎了。当他们在殡仪馆里看到儿子的遗体时,却发现了问题。“我儿子身上满是伤痕,从头到脚几乎没有好的地方。”刘女士说,“8月6日下午,法医对我儿子的遗体做了检查,说除了身上20多处外伤外,还有一些内伤。”

  据安徽商报消息 阜阳市临泉县一名18岁男孩因为爱上网,家长把他送到了庐江县的一家戒网瘾的封闭式特训学校。校方承诺用心理疏导、体能训练等方式帮男孩戒网瘾,绝不会体罚。男孩来到学校不到48小时,校方通知家长称男孩不行了,已经被送到医院。当家长赶到时,男孩已经死亡。据家长反映,男孩的遗体上遍布伤痕,鼻子、嘴里还有血。目前,该特训学校因非法办学已经被查处,而学校的负责人也被警方控制。

  这所“合肥正能教育”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机构?在学校的官网上安徽商报记者看到,该学校自称是“合肥戒网瘾学校”,表示可以帮忙挽救迷途孩子、对孩子进行专业而有效的教育。老师与学生同吃同住、亦师亦友,老师24小时不离开孩子,24小时不让任何一个孩子离开老师的视线。此外,学校还承诺对孩子不体罚、不责骂、不说教。

  “这所学校在庐江县的办学点是没有资质的,属于无证办学。 ”庐江县白山镇政府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“该学校是5月份开始办学的,在6月份,教育主管部门就曾口头、书面要求其停止办学。 ”负责人表示,当时政府曾给学校发通知,如果在今年8月10日该学校还没有停止办学,将由镇政府联合教育、公安等部门进行强制取缔。没想到的是,就在这个最后期限的前几天,发生了这样的事情。

转载请注明 来源:新视界 http://www.diqiushijie.com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Tags:进校戒网瘾死亡
责任编辑:小芳
收藏】 【挑错】 【推荐】 【打印
  • 下一篇:万达捐款1000万
  • 再下一篇:西安查获传销人员
  • 标签大全 | 网站地图 | RSS订阅 | 百度新闻 | 返回顶部